咨询热线
186-3525-3040

律师动态

    暂无信息

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是:白小锋律师刑事辩护网>刑事理论与实践>内容页

律师对刑事侦查的影响和作用

来源:网络  作者:白小锋  时间:2016-01-21

律师对刑事侦查的作用和影响

    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介入对刑侦工作是既有作用又有影响,我觉着这个命题归纳的很好,言简意赅的讲,律师对刑事工作的作用是能够更好地保护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律师对刑事工作的影响就是就目前而言侦查机关的办案难度会明显增大。

    一、律师对刑事侦查工作的作用及重要性

1、律师身份的历史演绎。2012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第33条首次明确了律师在侦查程序中的辩护人身份,并且明确只有律师才能被委托担任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美国等西方法治先行的国家,对律师在侦查阶段为嫌疑人提供广泛的辩护已经是历史,1791年美国的《宪法修正案》中第六条,就规定了律师参与辩护的时间与警察调查的时间几乎同步,美国最高法院还将在侦查阶段必须有律师介入才认定为有效。由此可见,律师在侦查阶段介入的重要性。

2、操作层面的实际作用。(从律师工作的成果来体现重要性)

    律师在侦查阶段担任辩护人,可以使在侦查机关没有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不使嫌疑人失去人身自由;在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设法解除对嫌疑人的羁押,获得取保候审或者自由。律师在侦查阶段通过会见嫌疑人等了解案情,及时提出变更强制措施的要求和理由,提出不符合立案条件、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等法律意见,最终目的在于使案件在侦查阶段最终能够被撤销、不立案等,使案件不转让下一个程序,使嫌疑人在刑事诉讼初始阶段就解除或者免受人身自由限制的身心折磨,更好地维护嫌疑人的人身权利。对于一些刑事案件如刑事自诉案件、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以及特备程序中的当事人和解案件等,可以在律师的帮助下实现刑事和解(其实,刑事和解贯穿于整个刑事诉讼全过程),能够及时化解个案矛盾、促进社会和谐、节约司法资源,达到多赢。

二、律师对侦查工作的影响及应对策略

1、律师权利扩大对侦查工作的影响

⑴律师会见权强化对侦查讯问产生的影响

①律师以辩护人身份介入刑事案件时间的提前,改变了我国的司法格局,使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不易取得。法律规定查办一起案件要以证据为主,只要证据确实充分零口供也可以定案。但在我们实际办案过程中,口供仍是查办案件的一个主要证据。律师在第一次讯问时的介入带给犯罪嫌疑人一定的精神支持和依赖,能够有效地减少侦查机关威慑性所带来的恐惧,降低对犯罪事实拒绝供述可能带来的影响的顾虑,导致零口供案件发生率大幅增加的可能性。

②会见内容方面的扩大,使得律师在侦查阶段与犯罪嫌疑人有自由交流的权力。律师对案件事实信息的全面掌握,虽然有利于律师辩护权的充分行使,但同时也将为辩方在侦查阶段初期所通过对关键证人施加影响而干扰侦查活动的有效开展提供便利条件。也势必为个别不良律师向犯罪嫌疑人提供串供的方便。

③律师会见程序的简化,使得律师凭着“三证”就可以到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律师不能会见同案的不同犯罪嫌疑人。但如果律师不经批准随意会见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律师完全可以分两次进入看守所,分别会见一个案件的两个当事人,导致串供的发生。而看守所工作人员由于不了解案情,指忘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能够记住某位律师在不同时间会见同案犯罪嫌疑人,基本上是不现实的。

 ⑵律师调查取证权的扩大对侦查讯问产生的影响

律师的自由取证权,很容易被用于对案件证人施加不良影响,干扰证人如实作证。实践中经常出现这样情况:犯罪嫌疑人虽然在押,但其亲属带着律师找到相关证人,然后由律师对证人进行取证。而证人在这种情况下,往往碍于情面或者出于种种顾虑而违背事实情况,向律师做出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证言。这虽然有危险,但是实践中有诸多变通的办法。

2、应对策略

   ⑴强化规范执法意识,确保司法公平公正

一要强化人权意识。新刑事诉讼法将“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予以明文规定,进一步强调保障人权理念,同时在很多具体条款的修改上也都强调对犯罪嫌疑人合法权利的保护。例如,强化侦查程序中辩护职能的发挥,将犯罪嫌疑人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的时间提前至侦查阶段;规定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在拘留、逮捕后二十四小时内进行讯问,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休息时间等。因此,办案人员应当树立人权意识,调整侦查模式和思路,在有效惩罚和打击犯罪的同时,保障犯罪嫌疑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利,实现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的密切结合。二要强化程序意识。新刑事诉讼法在许多方面对侦查取证程序进行了修改完善,更加突出侦查取证活动中的程序公正价值。例如,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对于办案人员以刑讯逼供等方法获取的言词证据,将会被认定为非法证据而予以排除;不符合法定程序收集来的物证、书证等如果不能对其收集的过程做出合理性解释,也要被排除。特别是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提请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也可以要求出庭说明情况。经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人员应当出庭”。因此,办案人员应当牢固树立程序意识,树立程序优先的观念。强调侦查活动中的程序公正价值,确保侦查活动和所收集证据的合法性、有效性,及时准确地追究和惩罚犯罪。
    ⑵充分利用法律手段,确保办案取证效能
    为了使侦查工作适应刑事侦查斗争的需要,新刑事诉讼法强化了侦查部门一系列侦查手段权利。一是明确侦查机关可以采用技术侦查的权力;二是完善监视居住定位及适用条件;三是延长了传唤、拘传的时间;四是增加了“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和“电子数据”等新的证据;五是赋予行政机关收集的可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以证据地位(《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这些规定具有相当的针对性,为此,在实践中刑事侦查人员要充分利用这些规定,积极转变侦查模式,更好地收集相关证据,增强揭露犯罪、证实犯罪的能力。一要遵循合法性原则。一定要按照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适用对象、条件、期限、用途等严格依法使用,特别是技术侦查和指定监视居住两项措施为刑事侦查部门提高侦查效率、收集和固定证据,减少对犯罪嫌疑人口供的依赖、有效应对犯罪嫌疑人翻供等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但是这两者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会极大促进刑事侦查工作开展,用得不好将会产生严重影响,损害司法公信力,因此侦查机关在实践中一定要确保技术侦查措施、指定监视居住不被违规适用,绝对不允许滥用。 二要遵循灵活性原则。在新刑事诉讼法对刑事侦查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情况下,侦查机关必须更加重视侦查措施,特别是新刑事诉讼法强化的上述一系列侦查权利的灵活运用,充分发挥其重要作用。刑事侦查人员要认真学习、理解有关法律规定,吃透法律精神,在具体办案过程中,严格依法、大胆、灵活使用好种侦查手段,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打击犯罪的预期功能。
    3、应对措施的目前技巧

⑴做好案件初查工作

初查既是立案的根本,又是立案后整个侦查工作乃至整个诉讼活动的根本。根据新《刑事诉讼法》规定一般案件立案后第一次侦查讯问后,律师律师即可介入。所以我们要充分利用初查,把侦破案件的重心放到初查环节。首先要做好保密工作,保密工作是查办案件的根本保障,秘密初查才能尽可能多的获取案件证据,对我们查办案件打下坚实的基础。其次是证据不只要取得越多越好,甚至在初查阶段就要取得庭审的证据,要求每个证据取证程序要合法,内容要面面俱到,并且要侧重于书证和物证的取得。

 ⑵重视首次讯问

首次讯问开展的顺利与否直接决定侦查工作的展开,因此要重视首次侦查工作的策划,通过强化审讯预案的指定、审讯策略的运用以及灵活把握强制措施的时机等措施改善首次讯问的质量。在初查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多掌握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对于讯问的目的与要求、步骤与重点、策略与方法、时间与地点的选择,怎样解决案件中可能出现的僵局和紧急情况等,都要作好充分的准备。正确把握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状态,有的放矢地制定恰当的讯问方案,充分运用说服教育、情感影响、使用证据、利用矛盾等讯问方法和手段,适时运用侦查策略,对犯罪嫌疑人加压或减压,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把握时机,以奇制胜,以便尽快地、有效地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⑶对案件证据进行必要的加固

    由于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可自行取证,这就要求侦查机关办案人员对一些关键性的证人证言一定要加固,必要时可以同时辅以全程录音录像加以固定。同时还应加强对证人的保护,可以制作侦查机关办案人员的联系卡,在给证人作证言时,将联系卡交给证人,并告知证人他们如果人身受到威胁,可以立即向侦查机关举报,由侦查机关对其进行必要的保护。如果有辩护律师向证人取证时,证人因为种种原因未如实作证的,则可以在事后及时通知侦查机关办案人员重新固定证言。

⑷强化对抗意识

针对辩护律师的会见、取证行为进行恢复性工作,将辩护律师对案件证据的“冲击”力度降至最低。除了刚才提及的对证人证言进行跟踪式全程“保护”之外,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也应当全程“保护”。可以通过与监所机关加强联络和信息共享,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起期间的言行表现予以掌握。对于可能会出反复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辩护律师会见后,可以及时提审,了解其思想、态度有无变化,是否需要作一些有针对性的工作。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